春节档的百亿票房,薇娅才是最后赢家

发布日期:2021-03-08 16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①头部主播、明星主播、其他主播打组合,同时制造销量与舆论声量;

电影《煎饼侠》路演现场 |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:新浪娱乐

需要注意的是,“直播带票”并不是直接在直播间内购买相应场次的电影票,而是以优惠券或代金券的形式实现。

根据淘宝直播前端显示的数据,春节档大赢家《你好李焕英》主创贾玲与薇娅的直播互动,为薇娅带来了超2万粉丝增长。而薇娅在观后感中提及自己的童年经历,也让人感触颇深,#薇娅发长文谈李焕英#话题页阅读量超7亿,形成了更深远的传播效应。

头部影片与头部主播的组合,无疑能带来1+1>2的效果。在头部光环之下,也有越来越多电影和主播在尝试更适配的直播模式。

根据灯塔数据,2020年复工后票房TOP10影片中有8部都曾在直播间内售票,其中有大咖明星参演的大制作动作电影,也有依靠口碑逆袭的小成本剧情片。

万事万物皆可播的当下,直播路演是直播为又一个传统行业带来的良性改变。这种改变将会走向何方?值得期待。

当年完成《煎饼侠》最后一场路演后,大鹏就因体力不支而病倒,并在事后评价自己的路演方式“很悲壮,因为实在拉不到投资”。彼时他可曾想到,4年后,他在薇娅直播间的短暂停留,就能换来11.6万张电影优惠券?

线上直播,显然给片方提供了一种更经济划算,也更省力的营销宣发方式。一方面,明星与主播的双重互动能够助推电影宣传,更重要的是,直播间实时的消费转化能为片方提前锁定一部分票房。

一天穿梭几座城市、数十个地点是电影宣传期的常态。导演吴克群曾在知乎上描述路演时的心路历程:“每天醒来第一件事,确认一下自己究竟身处何方。”

根据C站统计,2020年下半年共有17部影片走进了淘宝直播间。参与直播宣传的阵容一般都是电影最核心的角色,如导演、男一号、女一号等。

②延续了直播带货的价格优势,票补力度对用户有相当的吸引力。

热闹之余,也别忘了将目光放在实际的带货效果上。

作者 | 拉风的小鱼

直播带票并不只是疫情催化的产物。早在疫情前,《受益人》与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两部电影的尝鲜行为便带来了肉眼可见的收效。

这个春节档,直播带票在电影宣发史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这种营销生态从何而起,又蕴含着怎样的机会?

顺着时间轴整体来看,直播带票呈现出两大特点:

这一点也得到了灯塔宣发中台“冲击播”业务负责人郭晓雅的肯定,“相较于线下的路演来说,直播能够覆盖到更多的人,流量和曝光率会更大,起到的营销效果会更爆炸,对于直播过程中的精彩卡段,冲击播会实时剪辑二创短视频,在更多平台进行分发,起到更长尾的传播效应。”

某影视公司宣发总监小黄告诉C站,一般来说,电影宣发由平台方和发行方负责,但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直播平台主动要求加入,为不同量级的电影提供定制的方案。某MCN公司负责人提到,以前红人更多是以明星访谈的形式参与电影宣传,但现在,红人自己也会主动提出,想要在直播中尝试带电影票。

首先,直播间路演给电影衍生物提供了从种草到销售最便捷的闭环链路。

之后受疫情影响的半年时间内,直播带票陷入停滞。直到2020年7月中旬,《第一次的离别》在汪涵直播间打响了影院复工第一枪。

事实上,不仅是卖票这一个环节,“直播带电影”还有着更深度,更多元的可能性。

随着春节档进入尾声,喜剧演员贾玲的导演处女作《你好,李焕英》成了最后的赢家。截至发稿,该片已成功晋身中国票房总榜第四,贾玲也凭借此片成为中国票房最高的女导演。

郭晓雅介绍道,在《拆弹专家2》上映前,标记“想看”的用户画像以男性居多,但通过薇娅直播间和相关片段的二次传播,帮影片提前锁定了一部分女性观众,加上电影本身阵容和圣诞节档期的加持,最终《拆弹专家2》拿下了年度票房第五的好成绩。

像这样的“票带货”模式,正在逐渐形成规模,救人无数、资助贫困生……衢州这位消防员被中宣部点名了。郭晓雅认为,有能力去做衍生品的电影IP,都可以尝试通过这种模式来找到新的收入增长点,同时电影粉丝也能获得更丰富的消费选择。

回溯直播带票的发展历程,最早可追溯到2019年11月的电影《受益人》。

从电影院到直播间,线上路演谁是赢家?

当2021年的春节档来临,直播带票迎来了一个密集小高潮。其中,动画电影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导演赵霁与明星主播李静携手带票,“宫崎骏的小萝莉”等百位主播挑战电影角色仿妆,给直播路演提供了一种创新模式打法。

而对主播来说,参与电影宣发是主播流量的自然溢出。

整体而言,不同档期的票补规则要跟随国家电影局的相关规定而制定。今年春节档就是一个特殊的例子。对于今年春节档的部分影片,直播带票的购买路径是,用户先在直播间内以0.1元拍下“优惠券兑换资格”,再到线上票务平台购买电影票,使用代金券。

此前,院线电影拿出一部分宣发预算作为票价补贴,让利观众,已经成为电影营销中司空见惯的手段。在线票务平台刚刚崛起的时候,票补大战也一度疯狂,9.9元的电影票比比皆是。直到2018年“停止一切线上票补”的政策出台,这笔预算便回到了院线渠道。直播带票再次改变了这一现状。

但从现在看来,直播间与电影院是互为补充的关系,直播路演并不能完全替代线下路演。

当然,决定票房的根本还是电影的内容,不然也无法解释每年春节档都会上演的“逆袭”剧情。直播路演的兴起,侧面说明了电影人苦线下宣发久矣。而作为普通观众,我们也乐于看到更多电影明星走进直播间,与“家人们”亲切互动。

直播带电影,不止于票

从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《侍神令》主演胡歌陈坤等人听到电影卖出20多万张不可置信的表情登上热搜,到贾玲在薇娅直播间大跳复古Disco的话题热议,电影主演在直播间的营销效果几乎未曾失手。

小黄告诉C站,“其实电影宣发的重点就是平衡好各个院线,排片上去了,票房才有机会起来。”直播路演起到的作用,更多是在于挖掘潜在用户、引导观众口碑。

前保利博纳董事总经理助理关雅荻曾说,“电影宣传就是打仗”,路演无疑是战场上最重要的堡垒。

春节档电影《刺杀小说家》已经进行过一次尝试,电影联名服装与电影代金券同时上架,为用户提供了沉浸式的消费场景。小黄近期正在筹备一部扶贫主题网络电影,有直播平台提出要与片方合作助农带货,为电影取景地的旅游和产出一份力。

设计 | 孙雯宇

直播带票简史:从胡歌到刘德华

从平台维度出发,电影进直播间卖票也实现了用户和流量的双赢。灯塔联合毒眸发布的《2020中国电影市场用户报告》称直播带票拉动了四分之一电影新用户,而以淘票票为首的在线票务平台通过直播的购票引流,也将头部直播间的受众转化为了自身的流量与用户。

图片来源:薇娅直播间

要理解直播带票对电影宣传的创新意义,故事得先从路演说起。

营销效果之外,直播带货也为发行方运用票补拉动预售提供了更为便捷的渠道。

热议之中,#薇娅发长文谈李焕英#的发酵话题让不少人注意到,原来这部影片也曾在直播间内卖票。实际上,本次春节档的另一个战场就在直播间。据CBNData消费站(以下简称C站)统计,春节档的7部电影中,有6部电影主创都曾在直播间进行宣传“带票”。

“李焕英杀疯了!”

根据灯塔专业版数据,《唐人街探案3》亮眼的直播路演成绩,也实打实地体现在了预售销量上。

图片来源:灯塔专业版

借助“全网首次直播抢电影票”的噱头,影片主演大鹏、柳岩做客薇娅直播间, 11万+张电影票优惠券很快售空。一个月后,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再现“直播卖票”,主演胡歌、桂纶镁出现在李佳琦的淘宝直播间,6秒钟卖出了25.5万张电影票,一肖不中什么意思

2015年暑期档,导演大鹏在其处女作《煎饼侠》上映后完成了31城、211场路演之旅,这个记录被同一年年底上映的《万万没想到》打破。《万万没想到》剧组20位主创兵分三路,在全国近100个城市完成了500场路演。线下路演战况之激烈,可以说片方都在“以命相搏”,出奇制胜。

相比其他产品,电影票在直播间的带货效果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但作为一种性价比极高的营销手段,直播带票背后显然有着更多故事可说。

从2019年末到2021年初的“最牛春节档”,电影直播路演曾中止于疫情,也因为疫情而加速成熟。

此外,大部分优惠券会设定在上映前进行资格兑换,此举将有效提升影片的上座率,而上座率的提升,将趋使电影院提高影片的排片占比,为影片首映后争取更高的排片空间。

首先从营销效果来看,明星走入头部主播间本身就是一次颇具话题性的事件营销。

简单来说,路演就是电影主创与观众面对面交流的环节,片方以此来传播口碑、打点影院。2000年后十年间,以中国第一部商业片《英雄》为代表,电影路演大多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进行。2010年后,路演地点从电影院、剧场逐渐扩展到大学校园、商场,路演地图也从一、二线城市扩大到全国。

更快速、更广泛、更多流量,只是电影进入直播间的起点。未来,在电商直播场域内已经得到应用的3D绿幕、AR、VR、虚拟偶像等技术,也许会赋予电影直播路演更多想象。郭晓雅透露,灯塔“冲击播”已经在计划利用更多新兴直播技术,针对具有IP力的动画电影,打造更有科技感的直播路演。

编辑 | 钟睿

去年12月,电影《拆弹专家2》主演刘德华进入薇娅直播间,两人合唱刘德华经典曲目《恭喜发财》的视频片段在微博上获得超100万次播放。

直播路演在过去半年中经历了两次突破。《拆弹专家2》主演刘德华登陆薇娅直播间,一举售空66万张电影代金券,在当时曾引起热议。随后,春节档大片《唐人街探案3》在薇娅直播间卖出105万张电影福利券,再度刷新直播带票的记录。

上一篇:悍然挑战中国红线!菅义伟政府:中方登陆钓鱼岛,日方可主动开火
下一篇:没有了